設爲首頁收藏軍魂網生成桌面圖標 開啓輔助訪問
請登錄 注冊會員 快捷導航

軍魂網

[原創] 塵封的歲月——1979(三)

[複制鏈接] 26
回複
9175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三月紅棉 發表于 2013-4-26 01:13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黃春勇 于 2015-11-14 13:30 編輯

塵封的歲月——1979(三)
作者:fgq1113(三月紅棉)
三、開闊地裏的戰鬥
       離開了隘口派出所,我們來到了中越邊境線上,這時天已開始蒙蒙亮,前進中我們經過了一個加農炮炮陣地,炮兵大佬赤膊上陣,正在忙碌地挖著炮陣地和工事。
    有好事者開玩笑說:“炮兵老大哥,你們辛苦啦!俗話說大炮一響,黃金萬兩啊”。
    炮兵也模仿電影《南征北戰》的台詞回應道“大炮不能上刺刀,解決戰鬥還是靠你們步兵吧!”。
       我們沿著山邊的小道,越過了好幾道鐵絲網,也越過了雷區(雷區之前已由工兵排雷),趁著夜色的掩護,我們迅速地進入了越南境內,但沒走多遠,突然之間三顆紅色的信號彈騰空而起,劃破了黎明時的天空,接著邊境線上萬炮齊發,源源不斷發射的炮彈帶著紅色的火焰映紅了天空,當時的情景就是火光沖天硝煙彌漫,震耳欲聾,響切雲霄,大有地動山搖的感覺。
    聽到這聲音我們馬上就靠到小道的兩邊,並且鑽到石縫裏,很長時間都不敢探出個腦袋來。以爲我們被敵人發現,敵人的炮彈向我們砸過來了。
    後來7連長上來說“沒事,都起來繼續前進,這是我們自己的炮”。
    這時我們都如夢方醒地爬起來繼續向前跑,原來這炮聲就是剛才我們經過的炮陣地的大炮打響的。事實上,當時是整個中越邊境全線在同一時間向越南開炮的,也就是說一場震驚中外的中越邊境自衛還擊戰已經打響。這是烙在每一個參加過這場戰爭的人們記憶中終身難忘的日子——1979217640分。
       部隊前進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都是跑步前進的。雖說在學校時我曾經參加過十公裏的馬拉松長跑,可那時跑的是城市寬敞而平坦的馬路,不求名次,志在參與,能跑則跑,跑不了也可以中途退出。沒有敵情觀念,沒有威脅生命的因素。而現在我們每個人身上都背著幾十斤重的武器裝備,跑在敵國崎岖的山路上,一但丟隊則很可能被越南人打死或成爲越南人的俘虜。
       我們一直在跑著,前面的槍炮聲離我們越來越近了,有時還會看到參戰的民工擡著傷員往後撤離,看來前面的部隊已經和敵人交上火了。已經身處敵國領土的我還不敢相信,難道這就是戰爭?這就是戰場嗎?。
    這時從前面傳來了口令,要求我們加快前進的速度,我們拼命地往前跑著,終于跑出了山路,眼前是一片平坦寬廣的開闊地,前面還有一個小村莊。原以爲這下子的路該好走了,可是沒走多遠,就在隊伍的前面落下了好幾發炮彈,我們都就地趴下來,避過炮彈後我就爬起身,可我的腿不好使了,跑了這麽遠的山路,我的腿已抽筋跑不動了,我躺在地下調節著自己的腿關節,當感覺好些時我便再次起身往前面的小村莊跑去。
       炮彈依然在我們的周圍開花,接連不斷的巨大爆炸聲伴隨著彈片在空中飛散“吱吱”聲,聽起來是那樣的使人恐怖和毛骨悚然,然而在這平坦而寬闊的開闊地裏,沒有任何可以藏身的掩體,而剛爆炸過的彈坑也許就是最好的掩體了。
    我實在不願在空曠的平地裏捱炮彈,我咬緊牙關奮力地向小村莊跑去,我跑進村子裏的其中一間房子,看到這裏已聚集了很多的傷員,再轉到另一間房,發現原來我們無後坐力炮班的人都在這裏,可是班長譚興偉、一炮手農祖奎、二炮手陸國洪、彈藥手吳九根,他們都受傷了,也就是剛才我抽筋時,他們繼續向前跑,正好炮彈就落在他們的身邊。
    我趕忙爲他們包紮傷口,但就在這時,一枚82口徑的迫擊炮彈穿過了屋頂,落在一間不足10平方米的房子裏,當時所有的人都本能地迅速臥倒在地上,閉上眼睛,靜靜地聽候著閻羅王的宣判。只見炮彈在地上滾動了幾圈,隨即冒出一股刺鼻的濃煙。
    “快!戴上防毒面具”,屋內有人大喊。
     難道是毒氣彈?我趕忙拿出防毒面具戴上,我們呆呆地趴在那裏動都不敢動,鬼知道炮彈什麽時候會爆炸。
     許久煙霧散去,炮彈也沒有爆炸,我脫下防毒面具爭開眼睛看清楚,從彈頭上依稀可見的中文字樣,我完全可以肯定,這是我國文革期間生産並支援越南抗美救國的82毫米口徑的迫擊炮炮彈,幸巧這是一枚劣質炮彈(臭彈),如果炮彈真的爆炸起來,也許這小小的10平方米的房子就成了我和戰友們的“烈士公墓”了。真是菩薩保佑、上天有眼、謝天謝地了!
        看來,呆在房子裏也不會安全了,而且這裏都是傷員。按照戰前的動員令規定,身邊的戰友受傷了,我們只有救助的義務,沒有留守的權利,無傷者必須繼續戰鬥。傷員料理的事由後面跟上的參戰民兵和民工負責。
        離開房子後,我回頭望了一下這個小村莊,我記挂著這個小村莊,因爲這裏有太多的傷員了,這裏還有我受傷的同班戰友和班長,希望救援的民兵和民工早一點到來吧!。
     我和幾個步兵戰友跑到房子的外面,炮彈依然不停地落在附近爆炸,硝煙籠罩著這個小小的村莊周圍,敵人的機槍子彈在這裏亂飛亂跳。我臥倒在地,一步一步地向前爬著,突然一陣響悶的“嗚嗚”聲,接著一只象飛蟲一樣的錐形東西在我的面前劃了一個弧形,然後直立地站著許久都沒有倒下,我好奇地用手把它抓起來,“哇!好燙啊!”。原來這是一顆在地上高速旋轉的機槍子彈頭啊!。
     步兵7連的連部就在前面的一塊巨大的石頭裏,我們要盡快向連部靠攏。敵人的機槍子彈封鎖了我們前進的道路,身邊一跳一跳的子彈賤起的塵土足有一米多高,我們依然一步一步艱難地向前爬著,爬著爬著,突然“铛”的一聲,我感覺屁股被什麽東西撞擊了一下,我條件反射地“啊!”的大喊一聲,一股暖暖的熱流染透了我的下身。
       “怎麽啦!?”我身旁的戰友關注地問。
    我說:“我受傷了!”。
    戰友迅速地爬到我的身旁,並抱著我順勢向旁邊的一個彈坑滾下去。
    “那裏受傷”。
    我指了指我的屁股說:“還在流血”。
    這時戰友哈哈大笑:“你是害怕了,尿褲子了吧!”他拿起了我的水壺在我的面前逛了逛說:“你的血已經全部流光了”。
    我這才發現原來我的水壺被機槍子彈穿了兩個孔,由于是中午時分,水壺裏的水被太陽曬得火熱。
       7連長看到我們還沒有脫離危險地段,便招手催促我們盡快向連部靠攏。這時戰友爬起身不顧一切地向前沖,我也跟著在後面沖了過去。突然一顆子彈擊中了他的上胸,一條紅色的血柱像噴泉一樣射了出來,他本能地用手捂住傷口,我馬上上前扶住他,還沒跑兩步人已到地,連沖鋒槍都扔到一旁。我撿起了搶,把戰友背了起來,冒著槍林彈雨和炮火,拼命地向連部跑去。
    我把他身上的子彈袋和其他東西都卸下,迅速地爲他包紮傷口,旁邊還有幾個戰友一個勁地哭喊著:“班長!班長!”。但是這時的班長已經沒有反應了,他已經流盡了最後的一滴血。

                                                      
                                                                              彭桂戰友
    眼前的現實我終于找到了答案。戰爭是殘酷的,所謂的戰場其實質就是人殺人的屠宰場。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一個剛滿20歲的年輕人。親眼目睹我身邊的一個鮮活的生命,剛才還同我一起並肩戰鬥沖鋒陷陣的戰友,誰會料到斬眼之間離別于陰陽兩個世界。身邊的戰友們都哭了,有的還是放聲大哭,因爲他們都是一群長著一張娃娃臉的年輕小夥子。但是在他們悲傷的臉上卻沒有一點畏懼,擦幹眼淚他們依然勇敢地投入戰鬥。
    “連長!打吧!”,“連長!讓我們沖過去打吧”,“連長!我們要爲班長報仇!”戰友們紛紛向7連長請戰。
是啊,仗打了大半天了,可到目前爲止我連一個越南兵的影子都還沒有看到過,而身邊的戰友死的死傷的傷,我在心裏都懷疑我們在打的是什麽仗呀!爲什麽只有我們的傷亡而沒有敵人的死傷?
     記得戰前的指導方針是我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穿插到303高地,途中遇到小股敵人的騷擾可以不去理會,只要哪怕我們全團有一個人躺在303高地上,也是我們的勝利。
     我覺得,戰場上的情況是瞬息萬變的,死死板板地去執行戰前的這種所謂的指導方針是他媽的扯蛋!。部隊前進受阻于這片開闊地帶,爲什麽戰前就沒有意料之中?難道我們就在這裏挨打挨炸!難道我們就在這裏等死嗎?我真不知道在這條通往303高地的血路上,到底還需要多少年輕戰士的生命來鋪路?一個戰前擴編的步兵團有兩千多人,即使有人躺在303高地上,但人都死光了,這能叫作勝利嗎?按我們廣東人的話來說那是“跌倒了還要乸噃雑砂”可是對于一個指揮員來說,違抗軍令這又意味著什麽?
    “副連長!”7連長開腔了。
    “到!”
    “你帶一個排去,強行突破封鎖線,消滅前方石頭山裏的火力點!爲部隊前進殺出一條血路!” 7連長手拿望遠鏡,指著離我們最近的一座石頭山下達命令說。
    “是!一排跟我來!”
     接著,7連長又對其他人命令說:“其他人以最猛烈的火力壓住敵人的火力,掩護一排突圍”。
     其實,我也很悲憤,可我是一名無後坐力炮炮手,我身上只有兩枚手榴彈和一付無後坐力炮炮架,而我們炮班的人大部分都已經受傷了,剩下的人也已走散,在這個7連裏,我們炮班也就只有我一個人了。我穿上了這個已犧牲了的班長卸下的子彈袋,接過他的沖鋒槍,加入了7連的步兵行列。
     我跟隨著7副連長,順著一條窄小幹枯的農田排水溝臥姿前進著,我們用了20多分鍾,終于爬到了對面的石頭山腳下。這時我們發現前方100米的距離有一個石山洞,洞外架著兩挺重機槍,瘋狂地向小村莊的方向掃射著。               
     這時7副連長下令一齊向山洞口開火,只見一串串的火舌伸向了敵人的山洞,複仇的子彈在洞口叮叮當當地彈跳著。
     就在戰友向洞口開火的同時,我一馬當先地往洞口的方向跑去,後面的戰友見到也跟來了幾個前來接應。當跑到離洞口30米左右的前沿時,也許7副連長已看到我已接近洞口,爲免誤傷自己人,他們的槍聲停止了,這時我從腰間掏出手榴彈,拉開導火索再往前跑多十來步向山洞口扔了過去,“轟!”,一陣沉悶的爆炸聲,我迅速攀上了山岩,在接近洞口時再向洞內投了第二枚手榴彈,這時後面的戰友也已經沖上來了,他們連續地向洞內投了六枚手榴彈。當硝煙散去,我們在洞內共清理了十二具越軍屍體。
    接著我們又搜索了附近的幾個小山洞,共擊斃了四個殘敵,並繳獲了部分食品和裝備。
    我們在這裏守了兩個多小時,沒有看到部隊從我們這裏經過,也由于沒有通信兵跟隨,我們與大部隊失去了聯系。這時太陽已經下山,天也開始黑下來。晚上我們記挂著開闊地裏的小村莊,因爲那裏我們有著太多的傷員了。可是周圍的環境又太過于複雜,晚上我們不敢貿然行動。
    第二天,我們派出了兩個班前往哪個小村莊查看,爲安全起見,一個班進村搜索,另一個班守在村外隨時接應和掩護。可是搜索的結果什麽都沒有,除了血迹外,連屍體都沒有一具。看來部隊已經完全撤離這個地方了。
    我們在這個山洞裏呆了兩天,附近沒有再發生任何戰事,在越南這個熱帶雨林的地方,雖然是處在冬季,但白天陽光異常猛烈,溫度較高,晚間又經常下雨,我們清理在洞口的越南兵屍體已經腐爛發臭,晚上我們就在洞口警戒,一陣陣的惡臭氣味傳來,真是難受至極。

                                                   

    到了220日晚上,我們發現離我們(直線距離)約兩公裏遠的一個山頭上燃起了熊熊烈火,同時接連不斷地響起了槍炮聲,顯然那裏正發生著一場激烈的戰鬥。從地圖上辨認,那裏應該是339高地了。爲了能盡快與大部隊取得聯系,當晚我們又派出了兩個班的人員向著火光的方向沖了過去。當晚他們就找到了營部指揮所,到21日下午,他們帶著通信兵終于回到了我們堅守的石山洞。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篇:塵封的歲月——1979(四)
四、攻占無名高地

文章不錯!打賞鼓勵一下!
回複

舉報

2#
維穩[慰問]對象 發表于 2013-4-26 01:37 | 只看該作者
3#
難忘歲月 發表于 2013-4-26 07:07 | 只看該作者
   回憶是那麽的難忘,三十年前的戰爭恍如昨日,曆曆在目。
4#
梅州老兵 發表于 2013-4-26 07:12 | 只看該作者
5#
東南海浪 發表于 2013-4-26 07:16 | 只看該作者
6#
潇湘老兵 發表于 2013-4-26 07:51 | 只看該作者
7#
一順百順 發表于 2013-4-26 08:16 | 只看該作者
8#
雷霸智 發表于 2013-4-26 08:52 | 只看該作者
光陰是劍。。。期待您下一篇回憶。。。
9#
血蹄村 發表于 2013-4-26 09:28 | 只看該作者
每當回憶起30多年前的自衛反擊戰心中就會換起青春的驕傲,保衛祖國過。可是回到現實又感到窩囊無賴,政府企業把我們忘記了。
10#
中國珠海拍客 發表于 2013-4-26 09:33 | 只看該作者
回憶是那麽的難忘

發表回複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軍魂網紀念品
  • 軍魂紀念章 ¥60

    軍魂紀念章 ¥60

  • 參戰紀念茶具 ¥90

    參戰紀念茶具 ¥90

  • 參戰迷彩帽 ¥60

    參戰迷彩帽 ¥60

  • 參戰迷彩T恤 ¥65

    參戰迷彩T恤 ¥65

  • 參戰老兵水壺 ¥125

    參戰老兵水壺 ¥125

  • 參戰老兵腰帶 ¥85

    參戰老兵腰帶 ¥85

快速回複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