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收藏軍魂網生成桌面圖標 開啓輔助訪問
請登錄 注冊會員 快捷導航

軍魂網

[戰地記者見聞錄] 戰地記者見聞錄:第三集 首長神秘現前線 作戰計劃大變更

[複制鏈接] 3
回複
2703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丘華群 發表于 2019-8-2 18:29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浏覽 |閱讀模式

第三集  首長神秘現前線  作戰計劃大變更

       上集講到千軍萬馬在邊界集結完畢,雄糾糾,氣昂昂,只待上級一聲令下跨進越南。突然,計劃大變更:

      1

       1979年1月30日,廣州軍區政委向仲華、政治部主任王淳由41軍軍長張序登、政委劉占榮陪同,悄悄地來到靖西前線視察,檢查自衛反擊戰的准備工作。王師長和王政委通知我帶上照相機,到前沿陣地走一趟。
       離開營地,經過龍邦公社,順著通往越南的公路向右邊山坡上的一條能通汽車的小路彎彎曲曲向山頂上開,約三公裏左右便到了山頂,我們步行進入十二道門。

十二道門炮台

       十二道門是清代爲抵抗南蠻入侵而修建的一座較大古碉堡,因有十二個出入口而得名。站在十二道門上往下了望,左邊是地勢險要的另一制高點—金雞嶺炮台,兩山之間一條較寬的泥沙質公路由龍邦直通越南茶靈縣、高平省和河內。
       茶靈距我邊界線僅3公裏,而我們這裏距高平市,也只不過30公裏。據說這條公路是1965年我國爲支援越南人民抗美鬥爭,即“援越抗美”時期修築的,當時一批又一批的援越物資,包括解放牌汽車,糧食、武器彈藥、醫療器械、日用品通過這條公路以及其他公路和鐵路源源不斷地運往越南。同時,我國還抽調了大批專家、軍事顧問進入越南,爲越南人民抗擊美國的侵略出一份力,並在各部隊抽調了一批優秀的幹部戰士進入越南直接參戰,打擊美國侵略者,約5000多官兵犧牲在援越抗美第一線。那時的中國與越南是“同志加兄弟,唇齒相依”的親密關系。說起來很奇怪,國與國之間說好就好,說變就變。據說,1975越南南北統—之後,越南的共産黨總書記黎筍和總理範文同還像往年一樣,派人到北京找中共中央的領導人,向我國政府提出物資援助,提出每年仍要支持他們多少糧食,多少汽車,多少裝備及武器彈藥。那時我們的國家、我們的人民還很窮,不可能像抗美援越時期那樣勒緊褲腰帶地支持越南。
胡志明在桂林( 陳亞江供稿)

胡志明遊漓江 (陳亞江供稿)

       我們要搞社會主義建設,要改變中國一窮二白的面貌。越南統一了,爲什麽不能搞建設,而是繼續當乞丐?中國支持越南的物資少了,這乞丐頭子黎筍反而找蘇聯求助。當時的中國共産黨和蘇聯已結寃,政治上走不到一起,尿不到一個壺。黎筍上門求乞,蘇聯當然高興,可利用這只搖頭擺尾的狗和中國鬥。而中國喂養了這麽多年的乞丐,竟成了死對頭,成了一  條瘋狗到了。1977年下半年,中越邊界的形勢就更加緊張了。必須狠狠懲治一下這條瘋狗!這是我們機關幹部中最近議論中越這場戰爭的起因之一。

中國支援越南的汽車

中國支援越南的大米

       幾年來,中共—直支持柬埔寨以波爾布特爲首並且執政的共産黨,也稱紅色高棉。但在我們千軍萬馬浩浩蕩蕩開赴中越邊界之前,也就是1978年12月初,越南派遣大批軍隊攻打柬埔寨,要滅掉“紅色高棉”,滅掉波爾布特。就在越南軍隊開始進攻柬埔寨的一個星期左右,我們也開赴中越邊界,並且打出的口號是“抗越援柬,保衛邊疆”。對于“保衛邊疆”,道理還講得通;對于“援柬”,幹部戰士很難理解,同情柬埔寨可在道義上給予支持,可在武器裝備和其他物資上支特,幹嗎要牽動千軍萬馬?此爲幹部戰士近期的熱議之二。
       1978年11月5日開始第二次複出的國家副總理兼中央軍委副主席鄧小平在美國進行國事訪問,訪問時間近兩周。回國不久便調兵遣將,教訓越南的這場中越戰爭准備工作在鄧小平回國不久開始的。這究竟是爲什麽?對越戰爭的目的何在,僅僅是爲了懲罰越南和解救柬埔寨?還是爲了其他目的?或者自中印邊界戰爭以來,部隊未打過仗,以越南變壞爲由,讓部隊鍛煉—下?機關幹部中許多人不敢在公開場合講這件事,而中高級幹部更怕“戴高帽”,不敢提及此事。在“四人幫”倒台不是很久、政治氣氛仍不很寬松的今天,軍隊幹部說話處事仍小心謹慎,“軍人以服從命令爲天職”、“一切行動聽指揮”,“與中央保持一致”仍是幹部戰士的行動准則。但私下議論還是不少,只能“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堅決執行”。這是基層幹部對懲治越南的暗議之三(公開議論要受處分的)。
       見到十二道門高地下的這條“中越友誼公路”,感慨良多。再往前看,越南茶靈方向的幾個主要山頭~八達嶺、八姑嶺、石頭山、815高地盡收眼底。十二道門右邊是巴恩山,是我方的一座山頭。國界線通過八達嶺、八姑嶺和我方金雞嶺、十二道門之間的一片低窪地中的一條小河溝,延伸到巴恩山下。十二道門和金雞嶺地勢險峻,只要有幾挺重機槍把守這兩座山頭,千軍萬馬很難從底下的公路通過,難怪當年法國佬和美國鬼子可以踏平越南,就是無法進入廣西。駐守龍邦一帶,包括這兩座險要山頭的是123師367團,也就是聞名中外的“塔山英雄團”。
向政委等領導用潛望鏡觀察敵陣地

師王政委陪同軍區王淳主任觀察敵情

越軍陣地八達嶺、八姑嶺盡收眼底

       說也奇怪,越南的消息很靈通,知道我軍正面守軍是“塔山英雄團”,特地從河內調來了346師677團~抗美戰爭中立下赫赫戰功的“決戰決勝團”駐守八達嶺和八姑嶺,並寫下了特大標語:“‘決戰決勝團’誓與‘塔山英雄團’血戰到底!”看來,這裏將會打一場天昏地暗,鬼哭狼嚎的惡仗。
       軍區、軍、師首長進入十二道門後,鋪開軍用地圖研究了敵情和我方的兵力部署,開始從了望口的兩個高倍潛望鏡向外觀察地形。通過潛望鏡,八達嶺上敵人的工事、哨兵活動等情形都可盡收眼底。由于八姑嶺山比較高,地形複雜,敵兵力布署及工事修築就難以看清。我到這裏的目的是拍攝首長們活動的鏡頭。但當時使用的只是120雙鏡頭反光相機,什麽長焦鏡頭、廣角鏡頭從未聽說過。最好的角度是從暗堡外往裏拍,但暗堡外是一條很深的戰壕,進了戰壕看不到他們的活動,只有爬到坑道外高處才能有利于鏡頭的選擇,距離也適中。爬上戰壕邊往外一看,下面是很陡的山崖,背正對著遠處的八達嶺、八姑嶺,敵人會不會在這個時候打冷槍、放冷炮?!不管三七二十一,要快!爬到適當位置後,打開相機對好焦距,首長們觀察敵情的姿態全收進鏡頭!寶貴的資料僅此一幅,剛按完快門,就聽到師王政委喊:“陳朝榮,太危險了!”但這時我已跳進了戰壕。事後,有的朋友看了這幅照片說:“老兄,你膽子也夠大了,真不怕死!”我細細想過,戰鬥打響後,我這個戰地記者的生與死更難預料,先冒冒險對自己倒是個鍛煉。爾後,在十二道門的背面,又爲首長們合了個影。      
軍區、軍、師領導在十二道門我方一側合影

委和王淳主任合影   

       八姑嶺緊靠通往高平、河內的公路,山高地勢險要。上級領導和師作戰部門密羅緊鼓地在研究具體作戰方案,我們什麽也不知道,只能等待和執行命令。這時,兩國之間的“爭吵”、“抗議”更加激烈,外交鬥爭不斷升級,這場戰爭在所難免,而且爲期不遠了。
       敵人兵力投入多少,火力配備位置,工事構築如何?情況尚未掌握。“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摸清八姑嶺的敵情,進攻時,我軍將會付出慘重代價,造成不必要的傷亡。
       2月8日,司令部古國壇副參謀長來到偵察大隊,親自向劉顯祖布置了一項特殊任務:要他帶領幾個人,潛入到八姑嶺敵陣地偵察地形、摸清敵人的兵力、火力部署。並交代:主要任務是偵察,不是消滅敵人;要保存實力,不可戀戰,幾個人一定要安全回來。
       劉顯祖挑選了四個人:2排長鄒甯軍、1班長占建平和二名戰士,並帶上夜光手表和指北針以及用于攀登的繩索。

       2

       傍晚,劉顯祖五人來到我邊境靠越南最近的叫必村隱蔽休息。他們初步定的路線是:由叫必村出發,經過815高地附近,沿著山澗的窪地向南行進,再轉向西,直插八達嶺、八姑嶺之間的隱蔽地段,摸到八姑嶺前沿,了解、掌握八姑嶺守敵的動向。
       天完全黑下來,邊界顯得特別甯靜。這幾位“夜貓”開始行動。他們先剪開鐵絲網,交替掩護,越過邊界。
1班長占建平走在最前面,用探雷器探測地雷。正當他們排除第二枚地雷時,一場大雨嘩嘩地往下傾瀉。偵察兵倒是最喜歡這種天氣,利用雨聲、風聲作掩護,行動更爲方便。他們按指北針的指示,順利來到815高地下。
       突然,前面不遠的地方,出現一個龐大的黑影。難道被敵人發現?他們迅速隱蔽,對不善的來者注意觀察:那黑影往前移了兩步,又停了下來,站在原地不動,任憑風吹雨打。眼看夜光表一分鍾一分鍾地在跳,劉顯祖很焦急,示意1班長往前看看是何方神聖。1班長爬到距黑影十幾米的地方,拾起一塊小石頭扔過去,正打中黑影背部。黑影“唔”了一聲,慢條斯裏地往前走,原來是一頭水牛。真夠倒黴,在這裏白白被牛擋了一個小時。
       又走了一公裏半,聽到幾聲“吱、吱”的怪叫聲,他們以爲是敵人在發訊號聯絡,只好又停下來。蹲了約20分鍾,還是不斷聽到這種怪叫聲。一只猴子從前面闖過,把大家嚇了一跳,但立即鎮靜下來,原來“吱、吱”聲是猴子在叫。
深入到縱深,沒有發現地雷,敵人埋設地雷,多數埋在八達嶺的陣地前沿。沿著山澗往前走,順著山窪地向右拐,很快進入了八達嶺和八姑嶺之間,並且摸到了公路邊。
       公路上有幾個人民軍來回走動,雖然天黑得看不清,但他們握槍的姿勢,還是可以看出來。由于無法上公路,他們只好退回到八達嶺、八姑嶺之間的山口。這裏有一座磚廠,估計夜裏工人都回家休息,便進磚廠暫時隱蔽。
出發前,他們曾在潛望鏡裏看到附近有一所木棚哨所。爲了弄清情況,他們決定包圍哨所,抓一名俘虜來問一問。
       淩晨2時,他們悄悄地包圍了哨所,先進行外圍搜索,沒有發現異常。2排長鄒甯軍和1班長占建平摸到哨所門口,見裏面有一張床,一床被子、一個爐竈和一口鍋。2排長握著槍,1班長緊握匕首,走到床前,掀起被子一看,原來哨所裏空無一人。出來後,2排長悄悄對劉顯祖說,了望哨是白天敵人放哨和監視公路用的,夜晚崗哨可能撤走。
       忙了一夜,一無所獲,這時已是淩晨3時,仍下著大雨,他們決定回哨所避避雨,略作休息。
       天蒙蒙亮,五個人全部撤出哨所,隱蔽在公路邊的一片小樹林裏。這裏是八姑嶺守軍到公路上設的卡、哨兵上崗必經之路。他們做了具體安排:發現敵人經過,人數多不驚動他們,人數少,由2排長、1班長和一名戰士包圍上去,抓個活口,劉顯祖和另一名戰士作掩護。只要能抓一名俘虜,情況便可搞清。
       7時,太陽已升起一竿之高,百米外有四、五名民軍(我國稱民兵)背著槍,在地裏勞動。民軍對軍事情報掌握不多,暫不驚動他們;一定要抓軍人,軍人才會有一定的實用價值。不一會,只見一名人民軍女兵從前面小路經過,2排長三個人突然闖了出去。女兵見狀,驚叫一聲,撒腿就跑。爲了不暴露目標,2排長只好用消聲沖鋒槍給她一個點射,然後把屍體拖到一旁隱蔽起來。幸好,他們的行動沒有被附近的民軍發現。
       8時正,一名全副武裝、端著自動步槍的人民軍向他們隱蔽的方向走來。劉顯祖發出信號,要大家做好捕俘准備。誰知1班長占建平沒隱蔽好而被發現。這家夥用槍指著1班長,叽哩咕噜,要他出來。
       劉顯祖和2排長急得滿頭大汗,萬一1班長被抓走,問題就大了,越南將會抓住這個機會,大肆宣傳:中國軍隊又一次侵犯越南邊境!
       1班長不愧是個好小子,沉著鎮定,不慌不忙,他把槍放在地下,站了起來對人民軍點點頭,笑了一笑。他們五個人這次出來執行任務,全穿了人民軍的服裝,戴著人民軍的帽子。
       假歸假,真歸真,一班長似乎露出什麽破綻,人民軍的槍口對著他,左看右看,猶豫不決。正當他發現了什麽(起碼他不認識1班長此人),准備開槍時,劉顯祖將錯就錯,闖了出來,笑笑地向他打招呼。20米,10米,眼看就快到了他身邊,人民軍突然調轉槍口,喊一聲“納松空葉”(繳槍不殺),槍口正對著劉顯祖。但還未來得及扣扳機,劉顯祖手裏的消聲沖鋒槍一個點射,把他擊倒在地。兩名戰士同時沖了出來,將他拖進樹林裏,見他還在掙紮,又在他腦袋上補了一塊石頭。
       一陣緊張,一陣驚險,大家出了一身冷汗,總算過了一關,並又繼續隱蔽。
       手表上指示的是下午3時,再拖下去,將無法完成任務。劉顯祖和2排長商量了一下,決定采取新的行動。他布置1班長:准備好紙和筆,隱蔽在右側的山包上,畫下簡要地形圖,將敵人的兵力、火力一一記錄。任務完成後,運動到八達嶺前靠公路一側的小樹林裏彙合。其他人跟著他准備與敵人捉迷藏。
       一切准備就緒,劉顯祖取出一枚手榴彈,拉開引信,用力抛向正在勞動的民軍。
       一聲爆炸,驚動了八姑嶺上的敵人。八姑嶺右側、左側和中心陣地,同時沖出來三股全副武裝的敵人,每股約一個排,先趕至爆炸地點,馬上又分三面向他們包操過來。
       劉顯祖他們邊打邊撤,不一會,退到了公路邊。兩名戰士用沖鋒槍向敵人掃射,劉顯祖和2排長的消聲沖鋒槍,卻在尋找敵人的指揮官。左邊一隊中一名握手槍的“當官的”隨著劉顯祖沖鋒槍的扳機一扣應聲而倒,這個排立即停止追擊。四支槍又同時射向中間和右邊兩隊人馬,打死了十多名越軍。
       當他們退到八達嶺前面小樹林時,見敵人再也沒追過來,又見到了1班長,大家松了口氣。1班長將簡要地形、兵力、火力部署圖交給了劉顯祖。他們分析,八姑嶺有一個加強連的兵力。
       此地不便久留,走爲上策。他們交替掩護,往金雞炮台方向撤。這時,天已黑下來,他們在離邊境約2公裏的一座小山周圍轉來轉去,找不到歸路。緊張了一天一夜,大家很疲勞,劉顯祖決定,暫時在草叢裏隱蔽休息。
夜,伸手不見五指,周圍靜悄悄,只聽到昆蟲的鳴叫聲,好象沒有發生過一切。不過,他們五個人卻不敢熟睡,只是閉目養神,耳朵還在慣聽周圍的動靜。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他們已看到了金雞炮台和十二道門。但是,前面兩國國界的開闊地上、小河溝的這邊(國界以小河溝爲界),越南又增加了幾個哨卡。每個哨卡相距約五、六百米。不管怎麽樣,今天一定要越過國界線,不能讓首長們和連隊幹部戰士擔心。
       離前面的哨卡只有200米,他們以草叢爲掩護,葡伏前進。
       一個越軍哨兵發現草叢裏有動靜,剛要舉槍,五支沖鋒槍不約而同地開火,把哨兵擊倒。兩邊哨卡的哨兵聽到有槍聲,都往中間運動。情況又危急了,必須乘兩邊的十多個哨兵未趕到之前,沖過哨卡。1班長說:“我掩護,你們先過。”
       1班長的槍口一會轉左,一會向右,吸引敵人的火力。幾分鍾之間,劉顯祖帶著三個人,已沖過哨卡,回過頭來向敵人射擊,掩護1班長沖過來。五個人又彙集在一起。
       十幾個敵人邊打邊追,金雞嶺上我方的幹部戰士,雖然看不清下面窪地是誰與誰打,誰被誰追,但已判斷出,被追的肯定是我們的人,距離有一公裏多,火力達不到有效射程,只能以槍聲虛張聲勢,爲被追的五個人助威。
       眼看距離只有200多米,敵人仍窮追不舍,劉顯祖急中生智,掏出信號槍,“砰、砰、砰!”向空中連發三槍。
       三顆紅色信號彈在空中升起,倒把追來的敵人嚇了一跳,以爲我軍有什麽大行動,立即停下腳步,不敢再追了。
劉顯祖發射信號彈,本來是另一層用意:請求炮火增援,
       攔截追兵。但由于他們出發地點是必叫村,回來時臨時改變方位,指揮機關雖發現信號,卻不明確炮火增援的具體坐標位置,無法炮擊。不過,這三發信號彈沒白打,終于把追兵給鎮住了。   眼下的是如何排除地雷,越過邊界。正在苦思冥想之際,聽到數十米外有牛的叫聲。鄒甯軍靈機一動,跑過去趕了兩頭牛過來。他用樹枝把牛趕到前面,大家踩著牛的腳印,步一步往前走,順利通過邊界,回到了十二道門下的公路。

戰前榮立三等功的2連班長卞祖貴和1連的鄒甯軍、劉顯祖、占建平

       兩天後,師指揮部嘉獎了這五位幹部戰士,並分別爲劉顯祖、2排長鄒甯軍、1班長占建平各記三等功一次。我又一次趕到偵察連,對他們進行了采訪。
       這仗打不打,如何打?上面氣氛如此緊張,基層幹部戰士猜測紛雲。請看第四集;布下迷魂陳一一敵人蒙鼓中。

高炮2連指導員方成好和戰士們一起聲討越修罪行

夜襲(藝術攝影)

文章不錯!打賞鼓勵一下!
回複

舉報

2#
南疆紅木棉 發表于 2019-8-2 19:13 | 只看該作者
已閱。
當時我們是省政府的內衛部隊,戰前緊急抽調部分人員補充到41軍123師368團,
參加了八姑嶺戰鬥,戰後犧牲的戰友們都埋在了靖西烈士陵園。
我的那些戰友們都是英雄!
3#
羅俊華133181207 發表于 2019-8-2 19:18 | 只看該作者
戰地攝影,戰地記錄——時隔對越自衛還擊作戰40年後的今天,還原了當時的情景,奉獻給了我們分享!
4#
鄧土生9 發表于 2019-8-2 19:33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十二道門是我們十三團的榮耀,龍幫兵家之重鎮,三十多年前曾經駐守在這裏的一名解放軍戰士,惑到光榮和驕傲,祝福全體戰友們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心想事成家長幸福美滿。敬禮,鄧土生。

發表回複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軍魂網紀念品
  • 軍魂紀念章 ¥60

    軍魂紀念章 ¥60

  • 參戰紀念茶具 ¥90

    參戰紀念茶具 ¥90

  • 參戰迷彩帽 ¥60

    參戰迷彩帽 ¥60

  • 參戰迷彩T恤 ¥65

    參戰迷彩T恤 ¥65

  • 參戰老兵水壺 ¥125

    參戰老兵水壺 ¥125

  • 參戰老兵腰帶 ¥85

    參戰老兵腰帶 ¥85

快速回複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